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国家级新区>正文

政策红利渐失 国家级新区如何引领发展

聚行业--国家级新区 news.163.com   2015-05-27 05:23

国家级新区-全文略读:浦东新区在90年代在国际金融与国际航运和高端的国际制造,空间发展上重点建设商务区、保税区等高端功能区;进入21世纪以来,新区功能进一步提升,重点打造科技创新和高端文化服务功能,始终致力于跻身国际高端功能的前列。其次,以承担引领区域发展为重要使命...

本期看点

 

国家级新区

 

国家级新区是中国特有的区域发展战略,也是认识中国开发开放、经济布局的一条重要线索。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提出“东部沿海开放”“梯度开发”总体战略,这一战略的落实通过城市、城市群的选择和转移来推进,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则采取了经济特区、国家级新区等微观尺度上的开发策略。自浦东新区正式批复设立以来,国家级新区的成员已有12个。

 

今年2月,省委书记王东明在天府新区调研时强调,天府新区要真正成为有较强实力和竞争力的国家级新区,率先建成多点多极支撑新兴增长极,必须树立更高标准、确立更高目标,努力做到发展速度高于全省平均水平、改革开放走在前列、创新驱动先行示范、规划建设引领时代潮流,实现现代产业、现代生活、现代都市三位一体协调发展。

 

在“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又添新兵”的竞争态势下,国家级新区如何找准发展定位、彰显发展特色、提高其发展质量,最终落实国家战略、引领区域发展?天府新区如何完成新常态下的使命?围绕这一热点话题,本期理论周刊特邀有关专家进行深入理论解读。

 

岳M 魏玮

 

国家级新区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形式,20多年来在国家空间发展中承载着国家空间战略的重要使命,引领了国家开放发展的方向。在转型发展成为国家与社会长远发展共识的今天,国家级新区承载的使命与理念也会随之发生变化。从国土布局与区域带动上看,新区布局从沿海走向内陆,从发达地区走向欠发达地区;从直接发展的区域来看,不再是简单的省会直辖市空间战略的延伸,早已成为跨辖区整合和统筹的重要平台。相比较于较早设立的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这样的传统国家级新区,湖南湘江新区、四川天府新区以及大连金普新区等新一轮国家批准设立的国家级新区发展基础更为薄弱,政策红利逐渐消失,发展压力比以往更大。如何创新发展方式,彰显自身独特价值,引领区域经济发展,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面临激烈竞争

 

如何彰显独特价值

 

1992年上海浦东新区的设立,开启了国家级新区时代。此后14年里再没有国家级新区获批,直到2006年滨海新区才成为第二个国家级新区。从2010年开始,国家加快了国家级新区的设立速度,特别是2014年以来,众多国家级新区获批。目前,国家批准设立的国家级新区已达12个。国家级新区的发展可谓“前有标兵,后有追兵,又添新兵”,相互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从总体上看,新一轮国家级新区的发展基础相对薄弱,缺乏经验,又面临着快速赶超的压力。一些新区在发展上不是重在提高发展质量,而是倚靠政策支持,比拼政策优惠程度,不同程度存在着规划执行不严,土地等资源节约集约利用程度不高、产业竞争力不强、体制机制创新不足等问题。国家级新区虽然批下来了,但是却面临着产城发展脱节、同质化严重、特色发展不明显、竞争激烈的困扰。唯有解决这些发展中的问题,新一轮国家级新区才能找准发展定位、彰显发展特色,从而提高其发展质量。

 

学习前辈什么

 

少谈政策大胆试验

 

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获准设立以来,两区已经分别占据上海和天津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和二分之一。两个国家级新区在发展中发挥了承接产业升级,聚集和辐射周边城市和地区的功能,成为了改革开放的高地,形成了新的经济核心增长极,发挥了引领作用。这两个国家级新区在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发展模式,积累了发展经验。

 

首先是高端功能植入。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将高端功能植入作为提升国家级新区功能的突破口。浦东新区在90年代在国际金融与国际航运和高端的国际制造,空间发展上重点建设商务区、保税区等高端功能区;进入21世纪以来,新区功能进一步提升,重点打造科技创新和高端文化服务功能,始终致力于跻身国际高端功能的前列。滨海新区的高端植入特征则更加明显,直接引入“大飞机、大火箭”等尖端重型制造,利用海港优势力推国际航运和重化工业发展。

 

其次,以承担引领区域发展为重要使命。从区域层面看,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都成为了区域快速发展的发动机和区域重要门户,实现了以上千平方公里的小区域撬动了几万以至于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区域的快速发展,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发挥了较大的区域经济增长带动作用,带动效应尤为显著。浦东作为长三角城市群的发展极核,直接带动了长三角城市群的腹地,发挥了作为长三角地区与国际市场之间的桥梁作用。滨海作为京津冀的重要发展极核动力来源,成为北方走向东北亚市场的重要门户。

 

第三是不断在改革实验和模式示范上取得新突破。作为开发开放的开放类的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上海浦东新区在改革中大胆试验,形成了自成特色的开发理念和模式。在开发重点上,围绕主导功能推进陆家嘴、外高桥、金桥和张江四个功能各异的开发区建设。在开发体制上,从一开始就放弃由政府开发的旧模式,由市场化的开发公司按照政府确定的园区总体规划和功能定位,承担筹融资、土地开发、基础设施建设、招商引资、产业发展和功能配套等职能。在开发方式上,初期提出“列车工程”,由国家级开发区作为火车头带动周边乡镇(“车厢”)发展;在发展逐步成熟后,提出“区镇(开发区和乡镇)联动”,加快城郊一体化发展进程。

 

突围关键何在

 

练好改革创新内功

 

新一轮国家级新区承担着引领我国更为广大的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任。为了能够更好地完成这一历史使命,新一轮国家级新区需要做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要着力在创新发展方式上取得重大突破。新一轮国家级新区要突出落实国家重大改革发展任务和创新体制机制的试验示范作用,通过政策创新、体制机制创新以及发展模式创新示范,加快聚集特色优势产业,推动产城融合和新型城镇化建设,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改善生态环境质量,大力促进新区健康发展。

 

二是要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建立运行高效的新区管理体制。要根据新一轮国家级新区的发展目标和定位,最大限度地赋予新区行政管理机构相关管理权限,重点扩大新区在投资项目建设、外商投资项目立项、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城市建设等方面的审批、备案和管理权。同时,在政府管理职能上,改革“以批代管”的痼疾,建立政府向社会组织授权和购买服务的制度,推进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职能转移。

 

三是要构建新一轮国家级新区自我创新能力的评价体系。通过评价体系的构建,能够对新区整体创新能力的纵向发展水平和新区队列内的横向状态进行对比分析,促使新一轮国家级新区找准差距和薄弱环节,在以后的创新改革上精准发力。在构建这一评价体系时,要重点从创新资源聚集、创新驱动发展、创新政策设计及创新活动绩效等方面研究确定自我创新能力评价体系的多层次指标模型。通过这一评价体系检测、评价和引导新一轮国家级新区的创新发展。

 

(岳M 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博士

 

魏玮 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副院长 博导)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84